享听歌曲网

如果风不再吹(大雾四起我在无人处爱你歌曲)

如果樱花不等我,如果黄鹤不远去,如果雨季不再来

到武汉之前一周,几乎极尽的放浪形骸,早早的确定了行程。似乎只要放假,清明就不再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如此欢乐的气氛,让内心浮到了极点,抛下了图书馆,不再去管词汇口语。看到别人都在默默的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的时候,羞愧带来的一场心灵危机,捧着书却很容易走神,接着开始了疯狂的刷小说。拖延症也一拖再拖,最后干脆放弃,告诉自己:“就让我放肆一周吧,过了这周,我从武汉回来再做一个积极向上的好孩子。”匆匆踏上到武汉的旅程,似乎只是想从一个自己呆腻到循规蹈矩的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像生活在大海里的鲸类,即使再水下潜伏再长的时间,它们总会换一点浮游于海水的地方,到海面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当到武大的时候,春天已经远了,碧绿将樱粉掩盖,心事等谁来猜。刚进校园的时候望着变绿的樱花树木盖住的道路,突然想到《大明宫词》里面一句华美的台词——看那宽阔的道路直通蓝天——却少了樱花迎风摇摆,倾述衷肠。来之前也预料过,由于前日的大雨,加上几乎错过了樱花盛开的季节,可是看到变绿的樱花大道,心里仍然忍不住的失望,却在看到其他的旅行者也几乎无功而返时心里发现一种反正我不是最倒霉的开心。还好不算太糟糕,在校车司机的指引下顺着小路走,居然可以在很隐蔽的路旁发现一片晚樱,向上望去那刹,幕天席地,让我想起了海洋。

下着很大的雨,地上几乎积水成溪,泥土松软到了泥泞的地步。只穿了一件衬衣套了件风衣的我,脚上单薄的帆布鞋已经被水浸透,在风的猛吹下,透心的凉。剩下的樱园中的樱花几乎没有了重瓣的,于是在如此冷得天气里单瓣的樱花也染上了薄凉的痕迹。凑近看时,却只觉得如同扎在乡间少女头上的缠缠绕绕的绒线球,像傻傻的女子,第一次去见心上人,却把不住哪件衣服好,于是把自己中意的都一件件的穿起。胖乎乎的娇憨下,是让人不敢恭维的俗气。

武大的校园很古老,让人想起灰暗的雨巷。校门的颜色暗淡,长长的楼梯被暗红色的漆隐秘的包裹,和浅浅的灰砖筑成的不知名的楼,都让人有一种漫漫倾诉的欲望,一样是被历史夹带着前进,一眼看不到头的漫长。好在樱园的樱花却年年依旧,花谢了,有芳尘,香消了,有叶绿,好像永远也不用等待谁。

到黄鹤楼的时,雨正好停。进入黄鹤楼时,无奈的发现它已经被维修的层层绿色绷带给包围了起来。进入楼里后更觉得难过,有卖纪念品的小商贩,富丽堂皇得居然安了电梯。让人不知道是应该为未曾看到它很多年后凋敝的历史而伤心,抑或是因为看到一座千年古楼被改成一座大多都是仿制的卖场而愤怒。搁笔亭是我在整个黄鹤楼公园最喜欢的地方。搁笔亭和题诗影壁放在一起,有很舒缓的味道,影壁上面的字迹,龙飞凤舞,黄鹤永离,晴川历历,芳草萋萋,让人心碎的句子;搁笔亭,是骚人搁笔费评章吗?可是李白并未留下丝毫笔迹,建立搁笔亭唯一的证据似乎都只有那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的打油诗而已。新人旧酒,笔痕墨干透,砸碎黄鹤楼,踢翻鹦鹉洲,颓靡,不羁。所谓醉生梦死,假装的玩世不恭,只是因为红尘碎裂。往事成空,而如今只需要绽开最完美最落拓最玩世不恭的笑,掩盖住眼底深深浅浅的寂寞,一挥手就是一方天空的黯然,一皱眉就是一个尘世的噤声。

舍弃了什么,获得了什么,看清了什么,掩盖了什么,是否自己都不知道。一坛酒,一段诗,圣贤寂寞,但愿长醉不愿醒。

我一个人在寝室,耳边满满都是《California dreaming》中的“All the leaves is brown,and the sky is grey." 所有的叶子都黄了,天空如此透澈。突然就很想让人有一种勇气冲破心间,说走就走,抑或是坚强的特立独行。

马上到5月,马上又到毕业季。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再因为为了等一盒传说中的你吃过最好吃的泡芙而拍出一堆奇怪的照片,就像在武汉的那三天,鞋子每天都被大雨冲刷的完全湿透,可是终究会在下午慢慢变干。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因为为了火车站了3个小时,不再因为排队过于的挤,抬手都难,夹在凌晨1点的人群中想要委屈的哭泣却又忍住,就像兔斯基不再记得曾被我们丧心病狂的玩坏。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任性、不再小孩子气、不再被励志洗脑、不再早起读英语、不再说走就走,变得在回忆的时候理智却又充满激情,就像雨季会过去,黄鹤会远去,樱花会凋零,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你和小莲一样爱原创、爱写字、爱生活, *** 次数不足,请联系开发者***

© CopyRight 2021